<output id="wb2tr"></output><pre id="wb2tr"><label id="wb2tr"><xmp id="wb2tr">
  1. <acronym id="wb2tr"><strong id="wb2tr"><address id="wb2tr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<acronym id="wb2tr"><strong id="wb2tr"><address id="wb2tr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<tr id="wb2tr"><label id="wb2tr"></label></tr> <pre id="wb2tr"><label id="wb2tr"><xmp id="wb2tr"></xmp></label></pre>
    1. <pre id="wb2tr"><del id="wb2tr"><menu id="wb2tr"></menu></del></pre>
        1. <tr id="wb2tr"><strong id="wb2tr"><listing id="wb2tr"></listing></strong></tr>
  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  親歷者講述:在緬北“高薪敲鍵盤”,我經歷了什么?

            “看到4名學生平安回歸,真的太好了!”近日,安徽四名大學生實習期間受“高薪誘惑”偷越國境,失聯數日后被安全送回。3月21日,有過類似遭遇的山東濟南人李偉向記者感慨,孩子們能順利歸來實屬不易。

            去年底,為討回客戶17萬貨款,李偉被騙到云南,結果客戶沒見著卻遭遇綁架,在脅迫之下偷渡至緬甸,被賣到一家電信詐騙公司。同樣遭此一劫的還有江西贛州人陳亮,他被“3000元日薪干10天”的客服招聘廣告所吸引,在“暴富”誘惑下主動偷渡至緬甸木姐,從事電信詐騙。作為從緬北電信詐騙公司有幸出逃的回國者,他們向記者回憶了那段此生難忘的經歷。


            初到:“戴著手銬敲鍵盤”

            “全是拿槍的人開著皮卡,路上沒有紅綠燈?!苯衲?月,被迫偷渡到緬甸的李偉,在果敢老街上見到了從未想象過的街景,“一眼望去都是搞電信詐騙的公司,或是娛樂城,當時滿腦子都覺得完了?!弊哌M一幢9層樓高的寫字樓,李偉和另一名“工友”被關進7樓723宿舍,門口由保安24小時把守。

            當天,電信詐騙公司負責人留下數百張A4紙大小的騙人話術作為“培訓資料”,還有一句話——“想干10天發500元,不想干讓家人交20萬元贖金?!贝致苑喸捫g后,李偉看出這是一家專門從事婚戀電信詐騙的公司。話術要求稱呼對方“寶貝”,不論對方高興還是不高興,都給有標準回應?!氨热?,今天‘寶貝’不高興了,話術中就會要求給對方發一個520元的紅包?!?/p>

            更讓李偉驚訝的是,辦公樓還有模擬化場景,裝飾了泰國海景、辦公室、 KTV包廂等。李偉看到這一幕覺得無比諷刺,視頻里自稱在泰國海邊度假、在KTV里唱歌的電信詐騙人員,實際上連寫字樓大門都出不去。

            期間,李偉和“工友”還被帶至“體罰區”參觀。李偉回憶,寫字樓的一樓是體罰區,有水牢、吊人的支架,一名全身纏滿繃帶的男子正在挨打。二樓則是辦公區,約70名男員工同時在和網友聊天,每人辦公桌前一臺電腦、15個手機。有的人身上帶傷,有的人戴著手銬在工作,“狀態都很萎靡”。

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30321200208.jpg

            李偉的遭遇,并非個例。在緬北木姐,同樣有眾多電信詐騙公司,陳亮就是曾經的從業者之一。他坦承,自己并不是無辜被騙,而是被“高薪”誘惑,“一開始是自愿去的,覺得自己沒本事,沒學歷,就想過去賺點錢?!?/p>

            陳亮偷渡到木姐后進入一家電信詐騙公司,該公司約有40名從業者,人均五臺手機。從早上8點到晚上10點,他們每天被強制要求工作14個小時,中途只有半個小時吃飯時間,連上廁所都要控制在五分鐘內,還有人跟隨監視。

            陳亮介紹,他所在的小組主要面向日本民眾,他們假扮公檢法人員,用電話告知對方“資金來路不明,要求把錢打入到‘安全賬戶’”。詐騙人員會穿上日本警察制服,再用AI模擬公安局背景,通過AI換臉和受騙人進行視頻通話?!凹s有五分之一的人會受騙?!?/p>

            “公司每天結的傭金在五十萬到八十萬元之間,都被管理者自己分掉?!标惲涟l現,身邊“工友”大多沖著高薪而來,“說是日薪3000元,三個月暴富,其實到最后一分錢工資都拿不到,有可能連命都搭進去?!?/p>


            出逃:“我哭求不要嘎腰子”

            一周前,李偉得知一起出逃的“工友”遇難的消息?!肮び选钡母赣H接到一通境外電話,電話里的聲音告訴他:“你兒子劫持我們家主管想逃跑,被我們從后邊拿兩槍崩死了?!崩细赣H至今都無法接受兒子離世的消息。在李偉看來,“工友”是退伍軍人,人品正直,被騙到緬甸后肯定不會干電信詐騙,“他肯定會反抗到底的”。

            受訪者介紹,業內流傳著“進了緬北反抗被毒打,逃跑更不可能”的說法,也有很多人用“嘎腰子”代稱從業者將面臨的嚴酷懲罰。意思是,如果進去后沒業績就會被轉賣給其他公司,或是被“摘器官”販賣,被榨干最后一點剩余價值。

            被關的第三天,李偉和“工友”選擇出逃,這也成了他們的最后一面。李偉回憶,他和“工友”將床單、枕套和席夢思卷邊撕成條,一根根打結做成求生繩。他倆將繩子從7樓窗戶扔出去,順著繩子往下滑。當時他們對周圍情況一概不知,唯一的出逃希望是北圍墻的一道門洞。

            “工友”成功著地后被抓回公司,而李偉不慎從5樓墜落,受重傷昏迷。李偉在病床上醒來時,第一反應是拉著醫生的白大褂無力地哭求,“請不要嘎我腰子,不要……”一番掙扎之后,李偉才發現自己被送往醫院救治,診斷為腰椎骨爆裂性骨折,腿骨、肋骨骨折,腦震蕩。

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30321201057.jpg

            1月4日,李偉找到機會向家人電話求救。此后,他一直表現出身體虛弱的樣子,讓兩名看守人員放松警惕。1月19日凌晨,李偉趁兩名看守他的安保睡熟,拄著雙拐逃出醫院,在中緬邊境的山區地帶多次換車后,被輾轉送到清水關回國。

            相比李偉的驚險出逃,陳亮和同伴則更幸運一些,他們和所在組的組長恰好是老鄉,通過跟組長用家鄉話嘮家常,拼命欺詐境外網友做業績,他們換來了回家的機會。陳亮說,他在詐騙公司干了16天,給公司帶來20余萬元收益,再加上身上5萬元的積蓄,全部交給了公司,乞求公司放他們回國。

            最終在組長安排下,他們得以回國。陳亮說,“如果沒遇上老鄉組長,我只有兩種結果,要么人已經不在了,要么一條路走到黑,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?!辈贿^這樣的幸運,實屬少數,對大多數人來說,進入緬北電信詐騙“集中營”都很難再逃出。

            陳亮曾親眼看到一名“工友”少了兩根手指,是出逃被抓回后所受的懲罰。幾天后他又目睹了這名“工友”再次出逃,被抓回后,喪心病狂的管理人員割掉了他的舌頭。陳亮說,盡管他是自愿來的,看到這一幕后也只想盡快離開。陳亮希望用親身經歷告訴大家,電信詐騙公司很貪婪,千萬要警惕這類騙局。


            回國:以親身經歷科普反詐

            “一個人一個月緬北逃亡”,這是李偉對自己的一句話概括。3月21日下午,李偉連續直播了3小時,他不斷將遭遇告訴網友,“建議單身不要到東南亞旅游,高薪到境外做客服一定要警惕?!?/p>

            李偉在社交平臺上科普反詐知識

            現在,李偉這段被騙經歷以及防范電信詐騙的提示,每天能觸達數萬網友。他說,原本開播只有幾十人觀看,近日可能由于“安徽合肥4名學生在緬甸失聯”引發關注,直播間的觀看人數一下子躍升到七八萬。

            今年1月,李偉回國自首,因“偷越國(邊)境罪”被罰款4000元。他說回國這條路其實很近,車程不到兩小時,但充滿了危險和艱難。連辦案警察都告訴李偉,“去了都是兇多吉少,能順利逃脫回來,這運氣相當于買彩票連中好幾期”。

            和李偉一樣,陳亮回國后也第一時間到云南德宏公安局自首,把經歷詳細講述了一遍。他記住了偷渡面包車車牌號和在云南暫時居住的自建房,幫助警方抓住“蛇頭”,救出14名準備偷渡者。陳亮表示,自己站出來講述是希望大家知道熟悉這類騙局,如果身邊有親友打算去東南亞做這類工作,無論如何都要去勸阻他?!熬惩飧咝焦ぷ?,沒有你想象的這么好?!?/p>

            陳亮建議,在手機上安裝國家反詐App,可以攔截境外詐騙電話。此外,還要重視保護個人信息。

            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

            來源 潮新聞

            一審 李曉穎 二審 任曉云 三審 杜春景


            寧波晚報
            2023-03-22 08:16:17
            來源 寧波晚報
            老牛影视无码A片在线看